家用新风系列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家用新风系列 >

中国证券报记者再次来到华通化学

  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独家获悉,辉丰股份002496股吧)控股子公司连云港601008股吧)华通化学有限公司(简称“华通化学”)日前被关停。两位独立消息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华通化学被关停系因被查到偷排废水,公司董事长奚圣虎及高管周海威亦被带走协助调查。

  华通化学被关停的同时,其母公司辉丰股份亦深陷环保泥淖。接近辉丰股份的人士透露,环保督查组3月19日在辉丰股份的华丰工业园厂区的3号车间内开挖寻找违反环保法规的证据,已经挖出部分废渣进行送检。目前辉丰股份已有中层管理人员被带走协助调查。

  截至发稿,针对上述事项,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致电辉丰股份董事长仲汉根、辉丰股份董秘孙永良、辉丰股份董秘办,均未接听电话,而奚圣虎的电话显示“已启用短信呼服务”。记者分别将采访需求以短信形式发至仲汉根、孙永良、奚圣虎等人的手机,同时以微信联系孙永良和奚圣虎,仍未获回应。此外,向辉丰股份披露的公开邮箱发采访函亦未回复。

  “奚圣虎应该是在3月20日被带走协助调查。环保督察组已经查实华通化学违规修改生产工艺、偷排废水的情况。”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与奚圣虎一同被带走调查的还有华通化学环保负责人周海威和罐车司机。“司机参与了偷排废水,两人大致是在3月19日被带走的。”

  华通化学相关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奚圣虎被带走调查前,其召集相关人员开紧急会议,商量如何应对环保督察组的检查。要求与会人员届时统一口径,否则后果严重。

  前述华通化学人士称,3月21日,接有关部门通知,要求华通化学停产,并切断了公司的生产用电,工人被遣散回家暂时休假。

  3月23日早上,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位于灌南县堆沟港镇化学工业园区的华通化学,只见厂区正门紧闭,厂区内生产设备没有生产迹象,蒸汽烟囱也未见蒸汽出现,与周边多家工厂的轰鸣声形成鲜明对照。在记者蹲守过程中,未发现有工人活动。当天下午下班时间,中国证券报记者再次来到华通化学,与周边工厂工人陆续下班不同,华通化学未见有工人进出。当晚七时许,周边工厂已基本亮灯,而华通化学厂区内漆黑一片,仅有门口保安工作间有亮灯。

  “华通化学是2016年下半年开始改变环评工艺的,不久后就陆续向外偷偷运出废水。”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介绍,正常情况下,废水需要华通化学先进行处理,水质达标后再经排污管道输送至园区的污水处理厂。“废水除管道输送外其他都是违规的,而华通化学通过外运处理,无疑是没有经过处理进行偷排。”

  上述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称,华通化学通常有生产就会有废水外运,一天要运5-6车送至盐城银天源制镁有限公司(简称“银天源”),一辆罐车满载达30吨。“督察组3月17日去过银天源进行调查。目前督察组在查华通的发票,查看一共生产了多少吨。”

  据了解,银天源成立于2003年,主要经营范围为氯化镁、硫酸镁、氯化钾、溴素、海水晶制造等。该公司位于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与华通化学隔河相望仅19公里。知情人士称,银天源没有处理废水的资质,其主要协助华通化学进行废水排放。“应该是直接排往附近的灌河。”

  3月23日中午时分,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银天源,只见厂门紧闭,厂内不见有员工活动;其建筑年久失修,特别是厂区西面建筑屋顶出现大片损毁。记者沿厂区周围观察,未发现厂内任何生产迹象。在银天源西面通往厂区正门的道路上,堆满大量垃圾,且有一条40公分宽度的墙底洞口靠近厂外的污水沟。

  除了华通化学遭遇关停外,其母公司辉丰股份亦深陷环保疑云。接近辉丰股份的人士透露,环保督查组3月19日在辉丰股份的华丰工业园厂区的3号车间开挖,共有五台挖掘机和三台钻探机参与作业,环保产品且已挖出部分废渣进行送检。

  接近华通化学的人士称,华通化学修改生产工艺主要是为降低成本。华通化学主要生产功夫酸,公司申报的生产工艺及环评报告中,原材料主要是叔丁醇钾,产生的副产品是氯化钾。“华通化学在2016年下半年擅自改变工艺,将叔丁醇钾变更为叔丁醇钠,产生的固废是氯化钠。”

  该人士指出,修改生产工艺后,原料上有成本优势,叔丁醇钠一吨价格不足2万元,而叔丁醇钾(100%)一吨要价为9万多元;废水处理方面,修改生产工艺前,华通化学须把废水中的氯化钾清洗干净。“而偷排,没有水电人工设备等费用开支,只需要运费。”

  华通化学内部人士透露,环保督察组已在华通化学仓库查获一袋25公斤的叔丁醇钠,牛皮纸袋上的标签码显示品名为SDCN,系叔丁醇钠拼音缩写。

  据了解,生产功夫酸必须经过加成、环化、皂化和酸化,环节缺一不可。其中,环化反应用叔丁醇钠做原料,反应结。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