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项目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商业项目 >

杏彩起底北京文化的电影投资逻辑

  “十投九输”的电影投资魔咒,似乎在北京文化的身上从未应验过,尤其是近日,因为参与投资、宣发《我不是药神》等方面的因素,北京文化更是令自身的市值增长不少。从《心花路放》、《我不是潘金莲》,再到《战狼2》,作为旅游起家的北京文化,自2013年收购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公司,转型至今共参与投资20余部电影,且不乏国内票房史上,的电影。相比博纳影业、光线传媒、华谊兄弟这些业内大佬,究竟是什么让这位跨界者“十投九赢”。

  一部电影在票房增长的同时,也会有众多目光聚焦在背后公司,北京文化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自《我不是药神》公映以来,作为该片出品公司以及发行公司,北京文化不仅受到业内外的广泛关注,也蔓延到该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

  公开资料显示,上周北京文化在5个交易日里实现三次涨停,股价上涨约40%,而自6月21日起至7月6日,北京文化的市值则从85亿元突破百亿元,达到146亿元的规模。尽管7月9日,北京文化的股价出现下跌,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北京文化的股价下跌了4.82%,但公司总市值仍在百亿元以上,为109.9亿元。

  实际上,业内对北京文化的关注并不只是因为此次这部影片,更重要的是北京文化近年来出品的多部电影均有着较好的票房表现。据北京文化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自2014年以来,目前参与了23部已上映影片,基本每年会有5-6部电影作品推向市场,涵盖喜剧、爱情、动画、动作、犯罪等类型。而在这20余部影片中,既有去年上映、票房超56亿元,目前位列国内电影市场票房首位的《战狼2》,也有在当时引起线亿元的《芳华》、《心花路放》等。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计算得知,2014年至今,北京文化参与的所有上映影片累计实现票房127.6亿元,一半以上的影片实现票房在亿元以上,且其中有4部影片突破了10亿元票房,票房在亿元以下的影片数量为11部。

  而除了已上映影片外,北京文化还有其他也具有一定热度的影片处于筹备或等待过程中,比如获第41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第54届金马奖多项提名的《刀背藏身》,以刘慈欣同名小说改编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这两部影片均预计今年在国内上映。此外,北京文化宣布斥资30亿元打造,筹备五年左右时间的《封神三部曲》,也已进行开机前的筹备工作,并计划在2020-2022年陆续公映,且该系列影片的制作团队汇集多位,,不仅由乌尔善执导、江志强任监制,同时《指环王》三部曲的制片人巴里奥斯本、李安的御用制片人詹姆士·沙姆斯任该该片的顾问。

  电影市场的高风险早已得到业内的一致认可。风山渐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兵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全年上百部影片中,差不多90%均为亏损,只有10%能实现盈利。在这一现状下,“十投九输”成为电影市场的重要标签之一,也被视为难以打破的魔咒。但北京文化几乎每年均有一部高票房影片的情况无疑引起业内的好奇,更为关键的是,北京文化并非是一家自成立之初就专注于影视业务的公司,而是一家跨界转型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文化早在1997年就已注册成立,但此后该公司一直以景区经营管理和酒店管理服务的旅游业为主业和发展方向。从实际运营情况来看,专注于旅游业的北京文化在营业收入和利润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增长趋势,但也能够发现,公司规模一直较小,难以实现快速发展。在此背景下,为了增强自身的盈利能力并扩大公司规模,北京文化于2013年开始启动转型,以旅游、影视文化为双主业,并在2013年底停牌收购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资产作为进入影视文化行业的开端。

  在此之后,北京文化继续进行资本动作,一边陆续收购艾美影院、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星河文化经纪等文化公司,另一边则在出售旅游板块资产,包括曾是该公司旅游、酒店服务板块核心资产之一的龙泉宾馆,此番动作被业内认为是为资金消耗量较高的影视文化业务布局持续“输血”。

  除公司资产的变化外,北京文化的高管也进行了大换血。2015年6月,北京文化前董事长熊震宇和总裁邓勇纷纷辞去原职务,分别变为副董事长和副总裁,而接替董事长和总裁职务的则是在影视文化行业具有较多从业经历的宋歌和夏陈安。其中,宋歌曾任,时空(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夏陈安则曾任浙江卫视总监等,打造了《奔跑吧兄弟》等节目。

  2016年3月,熊震宇和邓勇先后离开了北京文化董事会。现阶段北京文化的高管团队笼络了众多业内资深从业者,虽然2017年12月夏陈安宣布辞职,宋歌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但目前高管团队还有出品过《少帅》、《四十九日·祭》的娄晓曦为副董事长,被誉为。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