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项目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商业项目 >

网络时代知识发生了什么改变?

  过去我们很多对于知识的理想都是对媒介的误会,比如把图书理想化和浪漫化了,甚至盲目迷恋它们。事实上,有很多书是廉价的、几乎读完就会丢掉的一次性用品。世界上不存在某种叫“知识”的东西,可以让人把它放到某个容器里,郑重地保存在那里,永远不会变化。相反,知识永远存在于网络中,在变化之中,在玩耍之中,在一系列永远无法达成共识的讨论与争执之中。我们身处的时代,知识形态和学习方式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哈佛大学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中心资深研究员戴维·温伯格博士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解释了他如何看待这种变化。温伯格提出了一个观点:“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我们的知识(信息、思想甚至智慧)逃离了它固有的物理限制(书本的页面或者人的心智空间)之后,从性质上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有限变成了无限,从内容变成了链接,从图书馆变成了无所不在的巨网。”温伯格认为,过去我们对知识的许多认知都源于知识的媒介,比如纸张、书本和图书馆,而非知识的本质。我们很多对于知识的理想都是对媒介的误会,比如把图书理想化和浪漫化了,甚至盲目迷恋它们。事实上,有很多书是廉价的、几乎读完就会丢掉的一次性用品。温伯格说,有一种新看法更接近知识的本质,就是“世界上不存在某种叫知识的东西,可以让人把它放到某个容器里,郑重地保存在那里,永远不会变化。”“知识永远存在于网络中,在变化之中,在玩耍之中,在一系列永远无法达成共识的讨论与争执之中。”我们仍然会依赖专家、出版社、图书馆、大学为我们提供权威信息,但是在网络时代,房间里最聪明的人不再是任何专家甚至知识机构而是房间本身,是容纳了其中所有的人与思想并把他们与外界相连的这个网络。“知识网络并不关心我们从哪里获得知识,无论是从网络上免费获取的,还是从书本、大学课程中付费得到的。它关心的是,在获取了这些知识之后,你是否与别人一起理解这些知识,你是否与别人构成网络以分享所学到的,与他们交谈、讨论、增进彼此的知识?”这也正好提出了一种网络时代面对知识应该持有的信念和态度。比如,这个世界上知识不仅是开放的,也是深刻连接在一起的;我们应该对知识更加慷慨,这不仅让更多的人可以学到知识,自己的知识也因为经过质疑、挑战和检验而变得更好;我们应该拥抱新观念,学会参与到多元文化的讨论中,可靠性不仅来自权威,也来自开放对话等等。在批判性思考的基础上,我们还需要学习热爱不同。作为人类的本能,我们都喜欢和像我们一样的人黏在一起,但是当我们限制自己、不允许自己的舒适受到一点打扰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变蠢的时候。查理·芒格主张多元思维模型,看世界的角度要尽可能多。对于成人的学习来说,这件事的重要性远远超过提供具体的知识和信息。最近区块链概念特别热,一帮大佬聚在一些微信群里夜以继日地讨论,每天的讨论结果都成为创业圈子里面争相传阅的学习材料,大家都害怕错过了区块链这一波技术革命会被时代淘汰。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未来的常态。互联网、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一个个颠覆性的概念扑面而来,还没缓过神呢,又来了一个区块链。区块链之后不知道又是啥。面对这种全新的东西,我们发现过去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方法完全没用,因为没有人能确定地告诉你区块链是什么,它本身还在剧烈的发展和变化中。也没人能告诉你怎么就一定能用好区块链,就连最热衷于谈论区块链的大佬,自己也在摸索中。甚至还有人说,区块链压根就是一个骗局。你到底信哪个?你看,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学习和传统学习第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没有教科书,没有结论,一切都在演化中。就算你有最虔诚的学习态度、最勤奋的学习精神,也获得不了确定的知识。在这个时代,如果我们说一句“向你学习”,其实意思已经变了。过去向你学习,就是要学习你的那些优点长处,在这些方面我要成为你。而现在“向你学习”的意思是,我要了解你的观点,作为我的参考。你不是我的方向,你只是一盏灯,我学习的越多,点亮的灯就越多,最后我要照亮的是自己的道路,而不是成为其中的任何一盏灯。这个时代的学习的第二个特征是,两个相反的观点也许都是对的。李笑来是早期就投身区块链领域的名家。我问他:“笑来兄啊,我们得到APP怎么抓住区块链的机会呢?”李笑来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就外行。面对一种新技术,只要你站在原来的行当里问,怎么抓住这个新机会呢?最后的结果基本都是抓不住。你得换个思路想,这个技术会成就什么,那我就去干什么。比如微信刚刚崛起的时候,如果一个企业的公关人员想,微信公众号这个东西不错,我怎么能利用它做好我们公司的公关宣传呢?这条路基本是不通的。你得反过来想,微信公众号崛起,会成就什么行当?会成就自媒体?那好,我就辞职去干自媒体了。这才叫抓住新机会。但是还有一种相反的观点:不管外界潮起潮落、风来风去,我只在我的分工里不断精进。如果你本来就是最好的生意人,那么互联网来了,你一样有本事开出最好的淘宝。

 

分享到:
相关文章